北齐幽居寺

时间:2016-11-30 08:21:32

         225180m.jpg

 

        幽居寺是北齐时期的重要寺院。寺由北齐官寺定国寺僧标禅师与北齐定州刺史、六州大都督、赵郡王高叡「同舍异珍,建斯灵宇」。先由僧标草创寺宇,继有高叡扩建创新,增筑灵塔。寺以塔为中心,是中轴在线的主体建筑,且保存至今。塔平面为方形,创建于北齐,重修于唐代。塔身建于简朴的方形台座上,每边长五.二三米,密檐七层,高约二十三米。第一层较高,南面辟半圆形石拱门。门框由整条石材雕琢而成,边框及门楣上满布线刻莲花化生童子、云龙、金翅鸟及忍冬纹饰;周饰波斯联纹。整幅图案的云龙纹雕刻,云气飞动,龙神矫矢,展示了高超的北齐艺术风格。塔身自第二层以上每层的高度依次递减,外部轮廓也逐渐内缩,使塔体外形呈方锥形,显得优雅简朴,挺拔稳固,是北朝砖塔的典型遗存。
       据《灵寿县志》记载:北齐赵郡王高叡,历选太行胜概,得朱山之阳,建祁林寺(即幽居寺) 。置僧舍二百余间,择行僧二千余众居之。齐亡,寺亦荒废。继盛于元大德间。
       经过一千四百多年的变迁,寺院早已废圮,但却较完整地保留了七级方砖塔一座及一部分附属文物,包括古碑四通(北齐碑二、元碑二)、以释迦、阿閦、无量寿等三佛(高叡为亡父、母、兄、妻及自身造)为主的汉白玉石佛像二十一尊和石经幢一座。这些现存佛教遗迹,都具有重要的历史和文物价值。
       高叡为北齐高祖、神武帝高欢弟赵郡王高琛之子,《北齐书》及《北史》皆有传。据其本传记载,高叡(公元五三六——五七O年),小名须拔,三岁父高琛死,为高欢钟爱,养于宫中,恩同诸子。十岁丧母,母为魏女侍中、华阳郡长公主元氏。东魏兴和(公元五三九——五四二年)中,袭爵南赵郡公。文宣帝高洋即位,叡进封爵为赵郡王,邑一千二百户。
天保七年(公元五五六年) ,以「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定州诸军事、抚军将军、仪同三司、定州刺史、六州大都督、赵郡王」的身分,造汉白玉石三佛像。八年(公元五五七年)被召赴邺。后受任防卫长城内外。
       皇建元年(公元五六0年),孝昭帝高演临终,高叡受托顾命,奉迎世祖于邺,以功拜尚书令。世祖死,高叡与冯翊王润、安德王延宗及元文遥等人,参奏当朝权臣、鲜卑人和士开,被太后杀于雀离佛院,时年三十六岁,死无赠谥。
       高叡崇佛,从其所造寺、像可见一斑。传载数母病逝,他居丧尽礼,「持佛像长斋(斋戒禁食),至于骨立(形容消瘦,如皮包骨),杖而后起(需拄杖方可立起)。
该碑立于幽居寺塔外东南角,高近二米,宽一米,三十八行,每行六十四字,凡三千余字。碑额题〈大齐赵郡王口口口之碑〉十字,正书「天保八年(公元五五七年)二月十五日立」。碑文详述定国寺禅师僧檦创始该寺,赵郡王任定州刺史时拓而新之,更建灵塔的史实。对当地的地貌、形胜、传说和佛教信仰,该地与北齐帝室的关系等,都有所记载。碑文用典驯雅工仗,行文繁丽多致,可资提供不少讯息。
       据〈赵郡王高叡修寺碑〉:「又复运蓝田之玉,采荆山之珍,镂弹变化,图穷相好」,可知该寺造像无论是选料还是雕镂,都极精工。这从现存遗物得到了充分的证明。其中,〈赵郡王修寺碑〉碑额上部凿佛龛,内浮雕释迦坐像一尊,碑阴上部佛龛浮雕释迦、多宝佛并坐像。碑首凿佛龛,是北朝寺庙碑的通例。寺内现存汉白玉造像,共计二十一尊,其中十八尊藏于塔内底层,三尊立于塔外。从造像纪年刻铭看,塔由三尊大型造像为高叡天保七年雕造,塔外大型造像为赵郡王国常侍房绍兴于天保十年雕造。这批造像均为北齐雕刻艺术的传世之作。
       塔内三尊大像,为幽居寺塔供养的主佛,正中为释迦牟尼佛,右为阿閦佛,左为无量寿佛。三尊造像大小相近,高者一。四五米,低者一.三米,艺术作风统一,均为北齐造像杰作。头雕低平磨光肉髻,面相丰满,双目微启,神态安详。身着偏袒右肩袈裟,双手作说法印或施无畏、与愿印,手腕戴镯,两腿结跏趺坐。这三尊主佛出自皇室高氏之手,弥足珍贵。该寺元代圣旨碑,还称为「三尊佛祁林院」,三尊佛成为寺院的代称,可见其影响之深远。塔内其它小型造像,现均崁于底层三面墙壁上。多为坐佛像,菩萨像仅一尊。高度在二十——四十八厘米之间。其造型多与三尊大佛相近,一尊为善跏趺坐佛,双手作施无畏、与愿印,两侧夹侍二弟子。菩萨作右舒相坐式,坐于细长束腰圆座上,双手作施无畏、与愿印。这些造像,大多雕刻技艺水平很高,造型特点显著,可谓北齐造像中的上乘之作。

 

网友评论
点击:
摄制组
摄制组
摄制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 2011-2020 新闻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