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容城县一贫困老人耕地被原村干部儿子非法侵占

三门峡生活网
时间:2017-05-04 19:38:44
点击:

本网讯:(文图:王龙飞)“群众利益无小事"是中央对基层党政干部多次强调的服务常态。“不得懒政、怠政"又是党中央和国务院在反腐倡廉工作中重点提出的要求!

 

 

\

图说:照片内一直到站人的地方呈现长四方形耕地范围内就是孙桂荣家的三亩多耕地

\

这是孙桂荣老人承包地边缘处,围栏是被他人非法侵占新建的

\

透过围栏,看到的围栏里面的大坑边缘地也是孙桂荣家的耕地

\

烧砖窑遗留下的大坑被他人变卖后,大坑新主人未经孙桂荣同意,占用其耕地边,建起的围栏,没给老人一分补偿。

“雄安新区"的创建,又是千百年来,国家战略性区域调整和发展规划。其内涵的重要性和高度,必将成为历史发展中的鼎盛标志。“保持土地流转、征用、拆迁补偿平稳过度,防止肆意抬高物价和肆意倒卖土地集中搞开发、建设,防止有人来借机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做好群众安抚工作,严格把控私搭乱建等……党员干部、政府各部门主要领导,要带好头,做好群众工作,对辖区内矛盾突出的重点村和人,要提前进行摸底排查、做好动员,确保“雄安新区"的整体规划、测量、拆迁、补偿、建设等顺利进行! 这些措施应是国家乃至人民群众对"雄安新区"整体规划和建设工作寄予的基本要求!

近期发生在河北省保定地区容城县南张镇东野桥村的一件“原村干部以权谋私,其子浑水摸鱼,假公济私,恶意侵占一贫困老人承包地"一事,让人愤慨并引发社会和众多媒体关注!

\

\

村民温长友、孙桂荣夫妇,是河北容城县南张镇东野桥村家喻户晓的贫困户。大约在30多年前,妻子孙桂荣从老家河北承德围场县贫困山区离婚后,辗转到河北容城县,以捡破烂和讨饭为生。经常到位于县城西北部约5公里的南张镇东野桥集市上,等待散集后,捡些塑料瓶之类的生活垃圾卖掉,勉强度日。后来经人介绍,就认识了东野桥村老光棍温长友。出于同命相连,两人很快就成了相依为命的夫妻。此二人虽是挣扎在贫困线最底层的普通农民,却由于此二人的“特殊身份"远近闻名。特殊在哪里呢?就特殊在村民温长友不仅是个快要年过半百的老光棍汉、穷光蛋,除了能吃能睡而且还没有啥能耐、窝里窝囊的一个人。就是这样的一个农民,也能不花钱娶到能帮他料理家务,身体健康能劳动,里外一把手的老婆? 这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别说他的家族和本村人纳闷、质疑,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是在“做梦"! 那么,孙桂荣为何要嫁一个这样窝囊的男人呢?原因很简单,因她是一个背井离乡、逃婚要饭、举目无亲的“孤寡”之人,为了活命,为了存身!

孙桂荣和温长友同居生活后,两人就靠着两间非常简陋、下雨天还经常漏雨的土坯房、一个土炕、拾破烂捡到的一些破破烂烂的锅碗瓢盆过起了长达二十大几年、近三十年的几乎无保障的生活。

2010年夏天,本网记者得知孙桂荣老人下落和她改嫁后的情况,赶赴到她的家,做了一次家访。面对孙桂荣和温长友两位老人那样的贫困生活,和房顶塌下来的脸盆大小的窟窿,记者决定去找南张镇和容城县政府! 最后在镇民政所一位姓王的所长和县民政局领导的指示下,将孙桂荣和温长友赖以生存的漏屋,总算给进行了修补,能安身住了!不久,记者突然接到了温长友的电话,称:他和孙桂荣老人在第二轮土地承包分到的三亩多耕地,被当村一名叫“小葫芦"的混混霸占了! 在记者的协调和关注下,当时的县委书记刘建利,安排常务杨副县长,亲自把当时南张镇的党委书记叫到了县委。在容城县委领导的关怀下,把3亩多耕地当天就给两位老人要了回来。紧接着,县委又协调民政局,将两位老人送到了容城县养老院,时间应该是2011年9月。

此事在当时,体现了容城县那一届党委和政府领导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 体现了镇党委和民政部门实事求是、政令畅通、为民办实事的工作作风!

送两位贫困老人去养老院的当天,记者也是见证人之一,两位老人的三亩多耕地,经温长友同族人温大天作为中间人,转租给了温长友同村妹妹小仙和妹夫陈福印耕种。

据西野桥村民温大天证实,2013年秋天,温长友从他妹妹和妹夫手中收回了这三亩多农田,再次找到温大天,让他帮忙把地再转包出去。温大天就把这三亩多耕地又经他手转租给了西野桥村尚二来的村民。经温大天、尚二来共同证实:大约在2014年春天,尚二来与温长友签了三年的转租合同,上打了租金3000元。而当事人孙桂荣对此一无所知,不予认可! 尚二来说:他租种1年后,也就是2015年,温长友从县养老院病故,此时正值玉米长了一米多高。

据温大天讲: 由于村、镇、县都没人拿安葬温长友的费用,就由温大天私自做主,没有去养老院征求温长友妻子孙桂荣的意见,擅自同意尚二来再继续租种一年这三亩多承包地,条件是由尚二来拿出一两千块钱,作为安葬温长友的吃喝费用。就在安葬完温长友后不久,村干部殷小眼(音)找到了温大天,以村委会的名义,要求温大天找到尚二来,要收回这本属于温长友老伴孙桂荣的承包地。

因尚二来上打了租金,加上《承包合同》没到期,安葬温长友时又出了安葬费,受到损失。尚二来要求:村委会要收回这三亩多耕地也可以,条件是村委会得拿出4500元钱,作为赔偿和经济损失。经过协商,温大天作为中间人,殷小眼以4000元的价格并以东野桥村委会的名义骗取“套走"了本属于孙桂荣老人的耕地。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交易”行为,完全是非法的!严重地侵犯了孙桂荣老人的合法权益!整个背着孙桂荣老人“暗箱交易”过程,3人未与孙桂荣老人协商和同意,孙桂荣老人不知情,一直被“蒙在鼓里”,至今纳闷:“我家的耕地被谁给种了?一连多年也不给租金,地哪去了?”

记者调查中,从承租人尚二来那里证实了孙桂荣老人的3亩多承包地被他人非法侵占的详细情况。尚二来说:“与村干部殷小眼谈好赔偿后,由殷小眼的儿子殷会合交给了他这笔钱。”至此,这块3亩多承包地,因何落入他人之手?经过详细调查,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原来,村干部殷小眼是以村委会的名义,“假公济私”,将村民孙桂荣才能有权、也是唯一能够继续承包或实施转租权力的承包地侵占!

原村干部殷小眼于2016年相继病亡,赶上雄安新区设立,国家将容城县纳入其中。村干部殷小眼的儿子殷会合,为获取这不义之财,便借机“浑水摸鱼",“投机取巧",以户主温长友病故,他父亲殷小眼也离世,似乎均“死无对证”的侥幸心理,在孙桂荣老人的委托人及家属找到他家,索要这三亩多承包地时,又想“指鹿为马”拉上个“垫背的”,替他打掩护、作假证,编造谎言,拒不归还这3亩多耕地给现户主孙桂荣。其卑鄙行径,令人惊讶!

作为孙桂荣老人的受委托人,记者和孙桂荣老人及其家人,前去替老人收缴这几年租金和协助处置这三亩多承包地时,找到现任村支书,要求其协调,帮助村民孙桂荣找回这三亩多承包地,遭到拒绝,让走诉讼程序,无端增加老人负担,甚至是刁难!明显是在有意袒护侵占人殷会合,并不顾事实声称:“孙桂荣没有地”。受委托人向其质问:“没有地?那因何温长友在世时老夫妻俩种着3亩多地?你们村据我们了解,第二轮土地承包时,每人平均分1、4亩地,多出来的那一半多耕地哪来的?光你说没有不成,温长友妹妹和尚二来都租种过老人的耕地,都证实了是3亩多地!而且老人孙桂荣健在,不糊涂,更能证实有她的地!并且,;两位老人种了几十年的耕地面积就在那摆着的!一丈量就知道有没有她的地!她家两口人本应该分到2亩8分地,多出来的几分地,据了解是因为她家守着地边,是个砖窑大坑!就多给她们甩出来几分地,因此,她家的耕地是3亩多。另外,你村和乡土地所乃至县有关部门也应该有登记或档案,难道为了霸占人家耕地,村委会还敢串通政府部门造假不成?”村支书答复说:“我们县和我们村,有好多户实际耕地面积和登记不符,有的就没有登记,查不到档案。建议你们自己去找殷会和协商,地肯定在他手里呢!他给你们更好,不给我也没办法!你们该找哪找哪,就别再找村委会了!这事村委会不管”!找到殷会和,说明来意,殷会合竟然狂妄地答复说:“这地我们种了好多年了!是我父亲和温长友他俩商量好,转让给我父亲的! 现在地已经过测量和登记,确权到我的名下了!你们爱哪告哪告去吧!”

就这样,容城县南张镇东野桥村民孙桂荣老人,怀里抱着她和丈夫温长友的结婚证、户口本等一大堆有效证件、证明,恨的咬牙切齿! 她质疑法理昭昭的今天,村干部依仗权势和在当地盘根错节的关系,肆意霸占她的承包地,欺压百姓没人管吗?尽管她已经花甲,可老人思维敏捷,非常清楚,这就叫违法!这叫侵占!这叫受欺压 ! 她从第一次承包地被侵占维权,非常明白国家法制进程,在老人心里,知道要回属于她的财产是迟早的事!

次日,记者随同孙桂荣老人及其家人,来到了容城县国土资源局,一位工作人员听完介绍,解释:耕地执法不在国土部门,我们只管房屋和建筑,耕地这块你们去县农业局,他们负责!在该县农业局,记者见到了有关科室负责人,她说:“现在县里已经在全县各个乡镇和村委会都派驻了工作组,专门针对雄安新区违法占地、违法建设、违法买卖土地等行为进行管控,对辖区内的各类土地重新进行测量和登记,重新对土地进行摸底、确权、换发《土地使用许可证》等,明确规定有下列情况的土地不得确权:1、不是通过第二轮土地承包得到的土地不得确权!2、有争议的土地不得确权!上述情况在各村也都应该进行公示,公示期间接到反映有上述情况,或通过弄虚作假或非法来源的,不能确权!政府部门不给发证!这件事,我会向局领导如实汇报,建议你们去镇政府和驻村工作组再反映一下,最好通过基层政府解决。”

离开县农业局,记者驱车赶赴南张镇政府。先后两次,政府值班人员均说:都不在,忙着下村了!无奈,记者拨通了该镇主管农业的赵海涛副镇长手机,向其说明了情况,得到答复是:了解一下答复。但是,至今一周过去,没有答复。随后,记者又设法联系上了南张镇党委书记赵英宇,还没等记者说清问题,借故挂算了电话。后又给其编发了短信,期待重视并予以答复,也是回复信息说:正在了解情况。而后无果。

记者咨询了律师,按照国家对全国农村土地第二轮承包30年不变的统一政策,和相关法律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无权以任何名义,收回农民在承包期内的承包地。除了国家按照规划和计划征收,要逐级申报,办理审批手续、向国家缴纳土地出让金之外的任何形式,均不得随意收回、侵占、开发、买卖农民承包地。

殷会合不顾事实,“掩耳盗铃"! 在不存在“转让”事实的前提下,更没有在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土地流转登记和变更,没有向国家缴纳土地出让金、没有任何形式的《协议》或《买卖合同》包括《转让合同》,没有给孙桂荣和温长友任何占地补偿、也没向孙桂荣老人缴纳一分钱租金的前提下,如何获得了这宗承包地?既然没有任何合法证据和理由,那分明就是赤裸裸地“强行霸占"!

此事件能引起社会和众多媒体的关注,绝对不单纯地针对孙桂荣老人是弱势群体;从她三十年前离家出走,与家人包括子女断绝了关系,与一个远近闻名的老光棍、贫困户温长友同居、结婚生活的那刻起,尤其是老伴温长友病亡后,80多岁的她,在养老院又不小心摔断了胯骨,生活无法自理,养老院负责人又声称:没法管! 也没人管! 养老院也没有这笔资金,看样子老人在那里只能等死了!自此,老人孙桂荣真真正正的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

值得关注的是:在记者协调县委县政府有关部门,送老人孙桂荣和温长友去养老院之前的数十年间里,请问,有哪个村民和村干部真正的关心过她?扶持过她们?据媒体调查所知,几乎没有人重视! 管也是浮皮潦草。给孙桂荣老人在那里留下的刻骨铭心的痛,就是这前后两次承包地被“村霸"非法侵占!

综上,此事经有关律师、法律专家和媒体支持并表示将关注到底! 社会各界有关人士也向媒体表示,将通过各种合法途径和形式替老人进行维权!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对于这样一起“恶意侵犯她人合法权益乃至合法财产的行为”,望容城县政府、党委、公检法司等部门乃至河北省有关部门予以高度重视!尽快协调有关部门早日依法归还老人孙桂荣的承包地! 尽可能地避免此事久拖不决或政府不作为所造成的负面舆情扩散,给整个雄安新区的创建产生不必要的影响!

 

来源:

 

 

原文链接:http://www.smxe.cn/roll/2017-05-04/114838.shtml

“雄安新区"容城县一贫困老人耕地被原村干部儿子非法侵占 - 社会与法 - 法制与社会 

 http://www.fzyshcn.com/shyf/2017-05-04/29525.html

QQ图片20170504193527.png

免责声明: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闻在线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与新闻在线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摄制组
摄制组
摄制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 2011-2020 新闻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