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犁电信公司违规过户拒担责 推诿采访信口雌黄

消费日报网
时间:2017-02-13 15:07:21

消费日报网讯(佟威 李森)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了新疆伊犁州的一起电信诈骗案件。案件中原新源县县委书记7连9的手机号码在短短两个月内,被诈骗团伙和电信公司连续违规过户多次。如今,犯罪分子已落入法网,县委书记(现新疆奎屯市委书记)也通过电信公司“合法”取回号码,然而本案的其他受害人却因电信公司的拒不负责,至今仍承受着巨大的经济损失,深陷官司当中。

  奎屯市委宣传部:电信工作人员失职,应负主要责任

  2017年1月6日,本网工作人员从北京赶往新疆伊犁州奎屯市市委宣传部对此事件进行了解,宣传部长田欣梅说:“我了解的情况大概是这样,贾书记有一个电话号码,该号码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有一个人(犯罪分子)在网络上看上了这个7连9的号码,于是就来到伊犁市,到电信营业厅说我要办这个号。电信公司的工作人员不负责任,就把这个号过户给他了,最后那个人又用60万把这个号卖掉了。”

  那么这样一起诈骗案件给受害人带来的经济损失该由谁来承担呢?对此,田部长回答:“贾书记发现自己的号码被盗后,找到了电信公司,电信公司也将这个号码重新恢复给了他。但是卖号的人已经通过电信公司把号转给了新的买家,这样一来,买号的人就承受了损失,所以应该处罚诈骗犯和电信公司。”

  据了解,2015年9月8日,受害人杨忠平以伊宁市电信公司失职造成其经济损失60万元为由将电信公司告上法庭。法院认为,杨忠平与电信公司之间没有电信服务合同关系,认定电信公司无责。

  对此田部长说:“犯罪分子确实是从电信公司把这个号过户过去并且出售的,责任在电信公司。”

  宣传部副部长孙继武则说:“你们应该先到伊犁去,去电信公司了解一下,来龙去脉他们是最清楚的,这件事主要责任肯定在电信公司。”

  当工作人员提出想向贾书记了解相关信息时,田部长回应说:“我认为这件事情你们采访贾书记不合适,你们还是应该采访电信,书记本身是受害者,你们写个贾某某就行了。”

  对此本案受害人杨忠平说:“当初我花了60万元买下13319999999这个号码,该号码先后经过了电信公司数次违规过户,最终又由金礼春名下过户回贾伊生(贾书记)。而在最后一次过户中,金礼春根本不在现场,这是完全不符合电信公司规定的。为何电信公司要将号码违规过户回给贾伊生,电信公司是否存在某种潜规则,贾伊生的权力和企业利益间是否存在勾结,相信明眼人一目了然!”

  电信公司巧“打太极” 推诿卸责逃避采访

  2017年1月8日,本网工作人员来到违规操作过户的当事业务员冯程程所在的伊宁市解放南路营业厅了解情况。对于过户手续办理的要求,一名营业厅的工作人员向我们进行了明确解释:“过户要经过双方本人同意,双方均需要到到场,经本人签字后,方能办理过户手续。”

  工作人员随后问到,犯罪分子利用这样一个号码在电信营业厅进行了数次有效过户,对此电信公司应如何负责?

  对此该业务员回答:“具体责任会落实到个人,冯程程本人今天不在,可以等她明天上班之后,把当时各种营业受理的过程全部都翻出来,看看有没有违规操作。”

  在该业务员的引领下,工作人员来到了营业厅经理的办公室,当班经理对记者说:“冯程程本人还在这里上班,但不能出面,如果出面应该是由电信公司出面。我是主管这个营业厅的经理,比如正常的营业,值班等,这件事你们应该找客服组的王主任,王主任知道这个事。”

  当被问到如果在电信公司发生了违规过户,对户主造成经济损失,电信公司应该如何处理时?该经理回答说:“这个我没法回答,我现在说的任何一个字都代表电信公司,而且我现在还没和主任通过气呢,等星期一吧。”

  当工作人员表明自己是从北京飞过来特地对此事进行采访的以后,这名经理才拨通了王主任的电话,而对方的答复是:“不归他管,星期一,找综合办。”

  2017年1月9日,工作人员再次辗转来到伊犁电信公司综合办公室,本以为经过前一天的交流综合办已经对此事件有了简单的调查和了解。但当工作人员表明来意时,该办公室的人员却称并不知道此事。并且,在其要求下,工作人员的证件被迫被收走,理由是“要先给领导看看”。而这一看就是将证件直接拿走十几分钟并且迟迟没有归还,等待期间当工作人员问道:“正常情况下,咱们这种豹子号是怎么发出去的?”综合办的人回答说:“不清楚,我们不是搞业务的。”既然综合办不管业务,这位综合办主任为何要把工作证件拿走进行审查呢?他又能解答什么问题呢?对此综合办的工作人员并没有给出答案,问及怎么称呼,对方也拒不告知。

  经过将近20分钟的等待,工作人员终于见到了综合办主任沈钦贤。当工作人员想对电信诈骗一事向沈主任了解情况时,他的回答却让人大跌眼镜,“对不起,这个要经过上级授权。”为什么想了解情况也要经过上级授权呢?什么时候能得到授权呢?对此沈主任是这样回答的:“这个我只能等着,我指挥不了他们,只能逐级请示。总公司有规定,要经过审批才能接受采访,并且按照我们的新闻管理办法,我们只能接待本地媒体。”

  工作人员随即拨打了由沈主任提供的自治区总公司宣传部门的电话进行求证,电话提示音反应为无人接听。值得一提的是,对话过程中,沈主任曾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冯程程已经被开除了。”可根据营业厅经理所说,冯程程依然在电信公司上班怎么就“开除”了呢?对此,沈主任表示自己可能是记错了。当工作人员提出想见一下冯程程时,沈主任回答说:“我没有这么大的权利让冯程程接受你们的采访,要上级给我授权。”

  自己不能接受采访,也没有权利让冯程程接受采访,那想对此事件进行了解究竟该找谁呢?

  对此,沈主任的回答令人瞠目结舌:“分管的领导今天不在,我看这件事情的细节你比我了解的还清楚,我都是通过你给我讲的才清楚的。这个杨忠平从不法分子手上买了这个号,结果却要电信公司来承担这个后果,要把这种损失凌驾到电信公司头上,是这个道理吗?是这个逻辑吗?”

  在工作人员对沈主任进行采访的过程中,曾主动在其电脑上打开关于此事件的报道供沈主任进行了解,但其始终没有仔细看过。对于分管部门的领导姓名、联系方式等信息,沈主任也始终拒绝提供。当问及电信公司对于违规过户是否应该承担责任时,沈主任表示:“我不懂业务,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很多细节我需要去了解。如果是电信公司的失误,那我没办法接受你的采访,对与错应由有法院来判决。”对于最后这个号码是如何在当事人金礼春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过户给贾伊生的,沈主任的回答是:“这个我真的不清楚。”

  电信公司的领导一问三不知,对于这起坑了他60万元的电信诈骗,受害人杨忠平说:“当初,贾书记是如何拿到这样一样7连9的豹子号的,电信公司始终没有一个人出面给出解释,而这一号码经过多次违规过户后为何如此轻松地又从实际使用人金礼春手中过户给贾伊生,这样一个豹子号码,电信内部人员不可能不知道其市场价格,但在短短两个月被多次违规过户,在面对诈骗团伙简单低劣的诈骗手段时,电信内部实名系统形同虚设。这不得不让人为之担忧,难道是电信系统内部在为手机号码的倒买倒卖行为开绿灯吗?”

  随后,工作人员又多次电话联系了新疆伊犁电信公司综合科主任沈钦贤,沈主任每次说法都大相径庭,从开始的了解情况到后来的上报自治区总公司,最后又推诿责任说自己做不了主,这事应由新疆自治区总公司负责,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推脱得一干二净。

  2017年2月15日,伊宁市人民法院将对杨忠平诉伊犁电信公司案件开庭审理,本网将持续关注案件的进展情况。

 


 

网友评论
点击:
摄制组
摄制组
摄制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 2011-2020 新闻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