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高校艾滋病检测盒每天被拿光 回收不足两成

时间:2016-11-20 16:04:54

在中国传媒大学卫生间内安放的艾滋病检测盒,并附有详细的使用说明。

  北京青年报讯:日前,中国传媒大学校医院与北京朝阳区疾控合作,获得200盒免费匿名的艾滋病检测盒。院方每天在校医院一层男、女厕所安放近10盒检测盒,检测者将检测试剂寄到佑安医院,在网上查询结果即可。不到一周,校医院已发放出近25盒检测盒,佑安医院仅收到4份检测试剂,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即未感染。专家表示,在高校中设置HIV快检,能帮助患者早发现,早服药,对感染者极为有利。

  现场

  校医院厕所内安放艾滋病检测盒

  11月9日,中国传媒大学前党委书记田维义在微博里发消息称,学校校医院和朝阳疾控合作,在校医院一层的男、女厕所里安放了免费匿名的艾滋病检测盒。

  日前,北京青年报来到中传校医院进行探访。在校医院一层男厕便池的上方,有一个新粘贴的粉色塑料盒,上面放有一盒HTV-1尿液匿名无关联检测服务包,监测盒上贴着“公益项目 免费发放”的字样。在服务包一旁还放着几张使用说明,纸张正面详细罗列了使用步骤,背面则标注了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等防艾知识。

  根据使用说明显示,检测者将装有尿液的试管邮寄给医院,随后依据尿液采集木柄条码在网上查询结果即可。贴心的是,检测盒内还有一份填写好收件人地址的快递单。该快递单上的收件人地址为北京佑安医院,寄件人地址处写着生产该试剂的公司名字,这对检测者的信息进行了全方位的保护。

  “大家对大学里装安全套发放机已经不好奇了,但听到校医院里放艾滋病检测包还是觉得挺惊奇的。”该校的一位大三男生说,自己和身边同学也都认可学校的举措,这能让大家正视艾滋病、提高防范意识。在微博上,一位名为“勇ziven”的网友留言称:“挺好的,这才是人性化设计,而不是在人来人往的地方设个自动贩售机,谁都不好意思去拿。过于隐私的就应该设计在隐私的地方,考虑到使用者的心理。”

  调查

  每日安放的检测盒都被拿完

  校医院为何选择在厕所内安放艾滋病检测盒呢?中传校医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院方听说朝阳区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能免费提供艾滋病检测盒,学校申请后获得200盒。“如今,大学生艾滋病高发是件挺严峻的事,校医院想通过此举让学生们正视这件事。”

  该工作人员介绍,朝阳疾控目前只给了50盒检测盒,不到一个星期,校医院已发出25盒。“由于数量有限,我们一般每天在男厕所放5盒,女厕所放2盒,每天都会被学生领完。”工作人员举例说,早上到男生厕所看还有4盒,到了下午只见2盒。

  艾滋病检测盒这么受学生欢迎,让校医院有点惊奇,也想了解是哪些群体在使用,使用率怎么样。“田书记的微博影响力挺大的,没准儿别的学校的大学生也愿意坐车过来拿。”这位工作人员说。校医院目前还在等佑安医院的反馈,这能说明使用率,也能了解是否感染艾滋病等情况。

  “这种检测方式很好,无论是校内学生还是校外人士使用,能让检测者即时发现即时治疗就达到了我们的目的。”目前,校医院还担忧一件事,“学校现在有的检测盒非常少,发完就没了,希望真正有检测需要的人使用,校医院以后也会找别的措施。”

  不足两成快检试剂寄往医院

  北青报记者从佑安医院获悉,截至11月17日,医院收到了4份来自朝阳区的快检试剂复查快递。这意味着,传媒大学已发放出去的近25盒HIV检测盒,仅有近两成寄往了医院进行了真正的检测。

  对此,校医院工作人员表示,的确担心有人是出于新奇等原因拿着玩,这样的话也需考虑接下来的投放频率和方式。“16日那天,我发现有一份抽了尿样的测试管就放在校医院的卫生间窗台上。不知道取样的人是如何想的,是他看不懂说明书?”该负责人也表示不解,“第二天我让同事邮寄了出去。也许拿走的采样包会陆续寄往医院。”

  据佑安医院透露,目前接到的4份还未发现阳性样本,均为阴性,即未感染艾滋病毒。听到结果后,校医院工作人员说:“我希望回收率能到100%,阴性率也能到100%,这样就好了。学校的安全套发放机就在厕所旁,如果学生因此养成正确使用安全套的习惯,那就事半功倍了。”

  专家

  早期快检对感染者极为有利

  校内设置HIV快速检测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一科副主任医师肖江表示,目前大学生群体中不乏艾滋病感染者。以地坛医院的感染一科接受的患者为例,大学生群体占到了两成左右。因此,在高校中设置HIV快检,帮助患者早发现,早服药,“这对感染者极为有利”。

  从医学角度来说,HIV的快检相当于在医院做的“初筛”。“按照之前我们测试的情况,它的精准度还是很不错的。”肖江介绍说,艾滋病发病之前有一个潜伏期,潜伏期长短不一,有些潜伏两三年,有些则长达十年。“比如中青年,性生活相对活跃,因此潜伏期一般较短,也就两三年,老年的潜伏期相对较长。”肖江说,“对于高校大学生群体来说,如果在潜伏期趁早发现,并及时服药,可以阻断病毒的传染,阻止从潜伏期向发病期过渡。与进入发病期的艾滋病患者相比,潜伏期的艾滋病患者的生活质量也相对较高,可以进行很多正常的行为,减少高危行为的话,寿命也可以得到延长。”这意味着,艾滋病事实上就成为一种“慢性病”,而不是“绝症”。

  但是,HIV检测试剂的检测结果不能作为艾滋病诊断的依据。“快检结果如为阳性,建议患者到医院的初筛门诊进行医学检测,该检测结果将被送往疾控做确证。如果疾控中心的专业检测结果仍为阳性,将由疾控出具艾滋病确证报告。有了这个报告后,初诊的医生将把患者该信息录入艾滋病管理系统内,便于患者享受国家相关的免费药物,并为患者提供相应的治疗方案。”

  内存

  大学生群体艾滋情况受关注

  据公开数据显示,北京市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近两年,北京市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以同性性行为传播为主。在大学生艾滋病高发的形式下,不少高校和机构也采取了不同的防艾举措。

  去年12月1日本报A6版刊发《全市唯一高校艾滋检测室允许匿名》,介绍了当时本市唯一一个高校艾滋检测室的情况。时隔一年,今年市疾控着手在全市多所高校试点安放艾滋检测试剂,且更注重检测者的隐私。

  北京红十字会志愿服务部一位多年与高校志愿者合作的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也有很多高校多年来持续举办防艾活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如中央民族大学有讲艾滋病的话剧,北科大有健康文化节,北大今年会举办首届首都高校红十字会防艾知识定向越野竞赛。“这些活动能迅速在高校铺展开来,让学生更好地了解预防艾滋病核心知识,对自己、对他人都有益。

网友评论
点击:
摄制组
摄制组
摄制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 2011-2020 新闻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