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外就医又诈骗900万 立案后再雇人闹访

中国网
时间:2016-11-29 10:50:26

   近日,记者接到河北石家庄市民施延京的实名举报,他反映,自己被山西省原市武美龙诈骗,相关案件已经历经了两年多维权,迟迟没有得到结果。

  原因在于武美龙非法闹访,意图逃避法律制裁,致使一个案情明确的刑事案件,在被告非法闹访的影响下,数年没有得到法律的制裁,自己的合法权益没有得到维护。就此,记者做了深入的调查。

  据记者了解,被告武美龙是山西省原平市下原平村人,在2012年因故意伤害本厂工人冯某,后又查出其税案,原平市公检法机关予以立案。因武美龙的妻子陈某文和他的姐姐武某莲雇佣数百人到太原山西省委省政府大规模上访,原平市法院在压力下,只判了武美龙3年有期徒刑,并破例在法院直接判处监外执行。

  据知情人讲,2014年2月,在保外就医期间的武美龙,作为一个有着犯罪前科的人,刚从看守所释放才10几天就自己开车同其妻子陈某、姐姐武某、来到石家庄市朋友施延京的家,编造谎言、欺骗施延京入股,以合同诈骗方式,最终骗得施延京900万元现金。

  依据法律,他们已构成合同诈骗罪。2014年10月施延京依法向石家庄市长安公安分局报案。长安分局受理后,经过缜密的侦查,于2014年底决定对上述4人立案并上网追逃。

  正当石家庄长安公安分局依法办理此案时,武美龙、陈某文、武某莲又故伎重演,开始了他们的闹访。

  记者了解到,2015年1月25日下午2点,武美龙的妻子陈某文、姐姐武某莲偷偷的出现在原平市下原平村,这是他们的老家,村对面就是武美龙实际控制的原平西美钢铁有限公司。因为,他们经常搞不可告人的秘密活动,有心的村民即悄悄跟踪了他们。

  村民发现,他们先到武美龙的大女儿家。不一会儿她的女婿张某军就去找来了村民武俊某、武玉某、武三某、李万某等人,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密谋,陈某文和武某莲开红色小奔驰回太原了。他们5人就出来召集村民们赵某英管钱管后勤,并明确向村民许诺,每人每天150元,管吃管住,管接管送,到石家庄为武美龙的案子上访“喊冤”。因为大多数村民都知道武美龙不是好人,所以他们只雇佣到30人。紧接着,他们又到外村去召集人。

  当日下午3点,来了一辆太原日新月异汽车租赁公司的大客车,他们安排25人乘此车冒着小雪驶上了去石家庄的高速。傍晚,他们又在邻村动员了60多人,又租来了12辆小面包车,将人连夜送到了石家庄。

  据知情人说,当晚到石家庄后,车辆全部空车返回了太原。来石家庄的90多人当晚陆续住进了旧火车站自强路西粮招待所,张某军等5人分头召集雇来的人,又具体交代了上访闹事的办法,并特别强调:这次来的目的,是为武美龙等“喊冤”,要说武美龙和河北石家庄的施延京在合作中产生了矛盾是经济纠纷。要告石家庄长安公安分局领导和办案民警干涉经济纠纷案件。现在,武美龙已经被上网追捕,如果石家庄公安局不撤案,我们决不罢休!还鼓动人们说:不要怕,现在当官的最怕上访!只要我们坚持不走,他们必须让步!张某军伙同武美龙的外甥女杨小丽编造了河北省残联原副主席施延京,倚仗在石家庄市公安局的儿子施晓欣徇私枉法施延京是地下组织部长,施晓欣有巨额财产收受陈某文近百万元后也不办事等,诬告陷害原平西美钢铁公司武美龙等四人,长安分局立案追逃。”杨小丽将这些歪曲的事实发到互联网上,还印成大幅传单由王某文在石家庄市广泛散发。

  此次雇人到2015年2月15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日)才回原平,2月17日由张某军和武某田、赵某英把上访的工钱按人名每户送到家中,同时告诉春节后再去石家庄上访。

  2015年3月8日(农历正月十八日)武美龙的妻子陈某文又偷跑回其老家原平市下原平村组织雇佣了73人,分成6个小组,分别由赵某英、张某军、武建某、武玉某、李万某、武三某任组长,开过来5辆车分别为:晋HYP586、晋A634R9、晋A634R9还有两个车牌未看清楚。

  由赵某英任总指挥,在石家庄市桥西区自强路与青年街交叉口租住了一个独门小院住下,同时还在原平带来三个专门做饭的厨师,名字:马志某、李二某、还有一个女厨师(姓名未知)。

  赵某英指挥各小组每天8点半和下午2点分别到河北省和石家庄市各有关部门轮换“集体上访”。至到4月3日赵某英和各小组开会说:“省里不给解决问题但长安区检察院的领导给咱们做主4月9日给答复,清明节到了咱们都回原平吧。”4月7日由武某龙(武美龙弟弟)将钱交给赵某然后由各小组当场兑现付清328000元。

  到4月10日下午,赵某英对邻居说,石家庄长安区检察院的大领导查了长安公安分局办了假案,让移交山西处理。

  2015年4月20日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为满足山西被雇佣上访人员的要求,建议石家庄长安公安分局将此案移交山西更适宜,而太原市公安局详细审阅了石家庄市长安公安分局送来的案卷警方认为石家庄有办案权,谁先受理谁办案,案件被退回石家庄。

  武美龙等得知此情况后变本加厉,甚至让武美龙的老母亲从2015年5月5日至11日带领七八十岁的老年人直接到石家庄市长安公安分局“上访”。这些老年人躺在分局周围,用被子铺在分局大门口,打上白条幅使分局无法正常办公。为了消除这种恶劣影响, 分局采取果断措施分别让附近的派出所带走这些老年人询问、了解情况,结果这些老人说出实情:每人每天150元受雇来石家庄上访。长安分局处于人道主义经教育后就让这些老年人安全回原平了。

  因为石家庄警方识破了武美龙等人花钱雇人非法上访的闹剧,并且掌握切实证据,武美龙等才停止在石家庄长达5个月的连续数百次省、市各党政机关非法上访。

  另据知情人士反映,武美龙的非法行径远不止这些。

  十几年来武美龙利用西美钢铁公司进行诈骗。唐山、南通、马鞍山、福建、榆林、成都等地投资者,被骗后苦于武美龙在当地的关系网,报案后当地均不受理,被迫到法院打民事官司,打胜了法院也不给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武美龙都是用“集体上访”手段最后暂停执行,其中安徽马鞍山的民事官司天择贸易公司胜诉400余万元,武美龙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已达8年之久。无奈此案已从原平法院移送山西代县法院执行。

  据调查,近十年来为给有关部门施加压力,达到不受法律制裁的目的,武美龙已经用钱雇人上访闹事办法屡见不鲜,马鞍山天择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海洪说:

  ——2007年忻州公安局受理调查武美龙诈骗及涉嫌黑社会性质案。武美龙雇200名农民到忻州市委,状告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张某滥用职权,逼公安局撤案。

  ——2008年武美龙因与马鞍山天择公司纠纷败诉,为逃脱法律责任。武美龙雇佣300多名农民乘火车到安徽合肥省高院上访,逼迫省高院作出有利于他的判决。

  ——2010年武美龙扣押马鞍山李明亮按揭买的奔驰S320轿车,马鞍山市中级法院接案后到其公司调查。武美龙雇佣了数百农民,围攻法官并砸碎法院的汽车玻璃。原平法院派大批警力救援,才得以脱身。

  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反映,近十年来,由于武美龙多次违法犯罪,用不正当手段能逃避法律制裁,使其养成了无法无天横行霸道的习惯。武美龙雇佣人大规模上访数十次,武美龙每当因违法面临法律制裁时,都无一例外的使用了向官员行贿和雇人上访闹事这两手。在腐败之风盛行的年代,他确实得到了“胜利”,也因此获得了非法利益。

  石家庄长安公安分局在2016年3月将已将此案侦察终结的案卷移送到石家庄长安区人民检察院,然而长安区检察院在没有对案卷认真审阅分析就口头告诉:“管辖权有异议”。就把案卷退回长安分局。后在被害人向石家庄市涉法涉诉联合接访中心投诉,该中心就此向长安检察院作出明确意见长安检察院才受理了案卷。

  施延京告诉记者,之后,长安分局又对嫌疑人张彦毛报捕,长安检察院仍然迟迟不予批捕,又是在被害人向市纪检委,及市检察院的诉说下,长安检察院才勉强超期批捕。

  目前,该案在闹访的影响下,仍然停留在长安区检察院。长安检察院从今年8月份至今曾将此案卷两次退回长安公安局补充侦察。不知何时才能将这4个嫌疑人向法院提起公诉!

  依据2005年5月1日起施行《信访条例》第二十条规定,信访人在信访过程中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不得损害国家、社会、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权利,自觉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信访秩序,不得有下列行为:在国家机关办公场所周围、公共场所非法聚集,围堵、冲击国家机关,拦截公务车辆,或者堵塞、阻断交通的;在信访接待场所滞留、滋事,或者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弃留在信访接待场所的;煽动、串联、胁迫、以财物诱使、幕后操纵他人信访或者以信访为名借机敛财的;如发生以上情况如果行为过激违法,轻则行政处罚,重则追究刑事责任。武美龙如此肆意的非法闹访,试图借此逃避法律的制裁,达到自己的非法目的,实属违背了国家法律。

  难道这次的闹访,真的又能使武美龙逃避法律的制裁?

  根据《刑诉法》第二十条“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下列第一审刑事案件: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及《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合同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武美龙等人诈骗款额900万元,属于“数额特别巨大”武美龙不但是在保外就医期间作案而且还是团伙作案,虽然他夫妻二人被抓后公安机关强行追回了脏款(现赃款暂存在长安公安分局)但仍是从重处罚范畴。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三百六十二条。长安区检察院应当将此案移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公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但至今未见长安检察院将此案移交市检察院。

  另外本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武美龙及妻子陈某文都被取保侯审。陈某文故意怀孕生子,但是武美龙每次被抓后他都是吃随身带的血压药,使血压升高,患有冠心病等因病而被取保侯审,现在一年多了,对其数次故意制造病重而取保后的手段(2012年武美 龙被抓后在看守所吃升压药,公安局将其送往太原监狱109医院检查治疗,使武美龙企图保外就医阴谋始终未得逞,直到他被法院判处三年监外执行才释放出来),长安区人民检察院,是否进行过病情检查?一旦病消失应立即送看守所收押,既然说武美龙在其老家原平有保护伞,对他的取保侯审不能只靠当地的司法、公安来监管。

  此事件将如何进展,记者将持续给予关注。(作者:石 京)

来源:中国网

网友评论
点击:
摄制组
摄制组
摄制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 2011-2020 新闻在线